博客网 >

清明心祭外婆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我是在爱中长大的,第一个给我爱的具体形象的人,便是外婆。

这次母亲来,聊起家常,说今年要去给外婆扫墓,外婆葬于武汉蔡甸区熊家地,北枕九真山。母亲说,小时候不懂,“九十山”地乱叫。

母舅家那边死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,托梦给家人,告诉九真山上寺庙里从哪数起的第几尊菩萨就是她,家人即上山一数,见是一尊满面红光、青春美貌的菩萨,知道就是她了。从此,地方上传说姑娘做了九真山上的菩萨。在我心里,外婆也是一尊菩萨。以前,一位修密宗的朋友说我头顶上有两颗星罩着,我就想那其中一颗必是外婆。去年国庆去丽江,落地后才打电话联系,结果朋友去藏地转山了,没遇着。

外婆是在我中学住读时走的,家人没有立即通知我。后来回家才知道,外婆已下葬。那时很懵懂,并没有马上痛哭一场,心里却感到很痛,痛得麻木,很空,知道那世上最爱我的人去了。不知是否性格使然,那个年龄不该那么克制,但那疼痛却随着时间不断发酵,常常私下垂泪。也曾在除夕深夜,一个少年,走很长一段路,去看童年时和外婆一起住过的老屋。这么多年,我从没说起过,只在一篇小说里记下当时的心情,我写道,徘徊在老槐树下,深爱的人离去,使活在世上的人更像孤魂野鬼。

老屋在一条长巷里,入口很狭长,到老屋前,就宽敞些。屋对面是围墙,围着很大一个院子,院子里古木参天。有一个画面定格在心底:午后,巷子宁谧空灵,阳光灿烂、温暖,树叶闪闪发亮,知了阵阵拉着长调。

我自然调皮,善跑,常常是外婆跟在身后在巷子里跑几个来回,才喂完一顿饭。

邻居有一对夫妻,没孩子,叔叔是个很儒雅的中年男人,他很喜欢我,常把我紧抱在怀里,心肝宝贝地叫,外婆似乎还不高兴,怕他抱坏了我。

童年的记忆零碎,不会很多,永远陪伴我的是外婆慈祥的笑容,就如同那永巷温暖的阳光。我的藏书里有日本冈元凤的《毛诗品物图考》、周作人、丰子恺、钟叔河的《儿童杂事诗图笺释》和赵华川的《旧时儿戏》,时常把玩,脑海里会浮现童年的快乐时光,勾起对家人的思念,有外婆、奶奶、大姨一家、父母和姐姐。《旧时儿戏》扉页上的题词符合心意,现抄录于下作结:

 

旧日的时光如梦如幻

童年的岁月最难忘怀

逝去的日子不再拥有

快乐的回忆永远不朽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遇见渡边淳一 / 突尼斯南行记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qingyuan53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