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突尼斯南行记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 
 

 

夜晚我多半是看书,到冬天我就上南方去。

——艾略特《荒原》

 

2003年春节,我们从首都突尼斯市出发,先取道去苏斯(Sousse)的高速公路,再折向伊斯兰第四大圣城凯鲁万(Kairouan),然后向南。沿途突尼斯初春的景色,一一跃入眼帘,绿油油的山坡,整齐划一的橄榄林,“新晴原野旷,极目无氛垢。”

中午抵达加夫萨(Gafsa)。加夫萨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,现仍有罗马时期的游泳池和浴室的遗迹,但规模不大。坦率地说,这座城市没有太大的旅游价值,不如斯贝特拉(Sbeitla)。全国最大的磷酸盐矿就在加夫萨城外,迈堆拉和穆拉雷斯矿区比较著名。

一出城,景观陡变,刚才还见茂盛的棕榈,却已是满目戈壁。可以说,加夫萨是突尼斯南北分界岭。

 

“沙漠天堂”托泽尔( Tozeur )

 

南行的第一站是托泽尔,它位于突尼斯西南,是一个面积达1000多公顷的绿洲,曾是罗马时期从加贝斯(Gabès)到阿尔及利亚的比斯克拉(Biskra)的交通要塞。城市建筑的外观很有特色,用赭石色的细砖砌成几何图案,成了名副其实的壁挂地毯,儒勒·凡尔纳说“像令人惊叹、风格独特的绘画。”小时候,几乎读遍了儒勒·凡尔纳的小说,但对他的最后一部小说《大海入侵》没有印象,我不知道小时候的那套儒勒·凡尔纳探险小说全集是否收入了这部小说。1884年,儒勒凡尔纳到过突尼斯,并根据当时沸沸扬扬的“造撒哈拉海计划”创作了《大海入侵》,1905年出版。小说中,儒勒·凡尔纳描绘了托泽尔地区绿洲的美丽:

“穿过加贝斯绿洲就到达一块迷人的地方的中心了。正是在这儿,在沙海与沙丘之间,有各种各样非洲植物区系的标本。植物学家们在这里收集了563种植物。他们不应该妒忌这个幸运的绿洲上的居民,大自然不惜把自己的恩惠给予他们。虽然香蕉树、桑树、甘蔗罕见,至少人们可以找到大量无花果树、巴旦杏树、柑橘树,在数不清的椰枣树高大的扇形叶下繁殖起来。更不用说布满葡萄园的山坡和一眼望不到头的麦田。况且,杰里德地区这个椰枣的产地,有一百万多棵椰枣树,有150个品种,托泽尔附近,椰枣的质量都是上乘的,在绿洲里,每年产800多万公斤椰枣。这是这个地区巨大的财富。这吸引着大批的驼队,这些驼队带来羊毛、树胶、大麦和小麦,带走不计其数袋珍贵的果实。其中有“发光椰枣”,其果肉是透明的〔注,奈夫塔出产的“光明指”椰枣,最上等的椰枣〕。高大的棕榈树庇荫着中等高度的橄榄树,橄榄树庇荫着无花果,无花果又庇荫着石榴树,石榴树下,葡萄藤弯弯曲曲地延伸着,其蔓枝钻进小麦、蔬菜和蔬菜植物间,看到这一切,难道不引发人们的赞叹吗?”

开车进入绿洲,绿洲的树木分为高中低三种,最高一层是椰枣树,中间一层是橄榄、柑橘、无花果、香蕉、桃、梨等果树,最低一层是各种蔬菜。阳光透过浓密的枝叶,丝丝缕缕地落在绿色的草地,虽然已过椰枣采摘的季节,仍能见椰枣坠在枝头。从苏美尔人发明了对椰枣进行人工授粉,到3000多年前的埃及人通过《汉谟拉比法典》得知这种方法,并逐渐推广至今,一棵雄树的花粉可以给100棵雌树授粉,大大提高了椰枣的产量。椰枣树属棕榈科,常绿乔木,生长较慢,为了更好地汲取阳光,掌状枝条都集中在树顶,树干反而秃秃的,枝柄有细刺,枝条韧性十足。椰枣叶不仅作为燃料,还能用来编成篮、筐、席子等物品,绿洲的小路就用椰枣叶围成半人高的围墙。有的椰枣树非常高,需仰头才能看得见。绿洲中有引山泉的木渠,水轻灵地流过。晚上绿洲深处,还能欣赏到民间音乐、杂耍、东方舞表演等。

“天堂动物园”里集中了最典型的沙漠动物,有骆驼、羚羊、狮子、无尾猕猴、长角岩羊、沙漠狐、响尾蛇、蝎子等,游客能欣赏到骆驼喝可乐的表演,如果你有胆量,还能与蛇和蜥蜴合影呢。动物园旁边的植物园,树木葱绿,植物生机盎然,粉色的桃花满树盛开。

Le Belvédère是托泽尔的最高点,可以极目远望绿洲和盐湖。平坦的山顶,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,三面刻有突尼斯现代诗歌之父——沙比(1909-1934)的头像,诗人正眺望着家乡的一草一木。席勒说:“自然仍然是燃烧和温暖诗人灵魂的唯一火焰”。沙比(Abou El Kacem Chebbi)光洁的额头、闪亮的眼睛、睿智的目光、个性的下巴,微微含笑。巨石对面是一只展翅翱翔的鹰,沙比正如自由、勇敢的鹰。沙比被誉为“突尼斯民族之光”,他的诗韵律简明,流畅抒情,受“旅美派”文学特别是纪伯伦的浪漫主义的影响,洋溢着渴望解放,热爱自由的情感。他是托泽尔的骄傲,可惜年轻的生命过早地逝去,也许沙比已经在安拉赐给的无穷灵感和被后人传诵的美妙诗句中,体会了生命的全部涵义

低凹的地方,一弯湖水,落日把映在湖水上的点点金黄悄然抹去,一翦清月,已朗朗挂在头顶。

Dar Chraiet博物馆里陈列着传统服装、珠宝箱、陶制的器皿、油画、美术体的宗教书籍、精美的小饰物、沙比的手稿等,蜡像馆里展示着总督府、婚礼和手工艺人工作的场面。

托泽尔传统手工业发达,呢斗篷、毛毯、骆驼皮制品和用枣椰树叶及纤维制成的工艺品都很有名。

托泽尔为中心,有3条旅游路线辐射开去:奈夫塔( Nefta )、山顶绿洲、Selja峡谷。

 

1“沙漠凯鲁万”奈夫塔( Nefta )

奈夫塔距托泽尔开车只要20分钟的路程,靠近阿尔及利亚边界,毗邻沙漠边缘。在接近绿洲的地方,地表逐步发生了变化,土壤不再贫瘠。绿色的平原上长满细茎针茅,在这些梗茎中间流淌着弯弯曲曲的小河,蒿属植物也出现了,仙人掌的篱笆也呈现在高原上。在高原上,一片片补血草和牵牛科植物的兰白色花令人大饱眼福,使人陶醉。随后,一簇簇树丛沿河岸耸立、延绵不断,橄榄林和无花果树,最后是流着树胶的洋槐林,簇拥着生长在天边。

    我们找到静卧在奈夫塔山谷间的一汪清泉,周围绿洲环绕,我们把她叫做“月牙泉”。午后的光线幻成一团团光晕,投在我们的眸子,映着蓝得令人叹息的泉水,她的冷艳、她的寂寞,都在光阴里慢慢沉淀,浮在水面的梦,记下帝国的沉落。

    “月牙泉”,西蒙·德·波伏娃也记住了她的美。波伏娃曾在“一战”结束不久,开始马格里布地区的长途旅行,在事物的力量一书中,她写到:“我走进一片果树林,在繁花盛开的树木中央,一弘美丽而清澈的源泉呈现眼前。奈夫塔的花园变得如许温柔。”

    眼看太阳正点点下降,为了在奈夫塔看日落,我们的车子在沙漠里飞驰,道路高低不平,车子索性停在沙漠中央,我们向沙漠高处的土丘跑去。导游说,那是看日落的最佳地方。我们一路狂奔,追逐着落日。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沙漠中奔跑,松软的沙子让脚步深深浅浅,沙灌进鞋子,我们继续跑。其实后来知道,奈夫塔、托泽尔、杜兹,甚至整个南方都是看日出日落、看星星的好地方,因为那里离自然最近,离天最近,离心最近。终于登上沙丘,太阳已收敛了四射的光芒,宛若处子,婷婷盈盈、不胜娇羞,只几秒钟的时间就把红彤彤的面庞掩进大地的怀抱。天空顷刻暗了许多,站在土丘上,我们真的感受到大漠的豪气和孤寂。

来去匆忙,还没有完全体味奈夫塔被岁月掩去的许多秘密和神奇,望着夜幕下的绿洲,我们在心中默念……纪德曾五游北非,他在游记中写到:“如果我早知道奈夫塔,我就会早到她的身边,而不是比斯克拉,而且,我还会深深地爱上她!”纪德留下了遗憾,我想我们也是。

奈夫塔是突尼斯苏非教派的圣地,有20余座清真寺和百座的修道堂,被称作“沙漠凯鲁万”。其中最著名的修道堂是建于公元5世纪的西迪·布·阿里(Marabout de Sidi Bou Ali)。坐着四轮马车,头顶的绿洲几乎遮住天空,蜿蜒穿行,修道堂就在绿洲的深处。修道堂里保留着西迪·布·阿里的物品,有隐士身裹斗篷,倚在角落,手持念珠提念安拉尊名不已。当我们提议合影时,他纯正的法语让我们惊讶,也许他受过良好的教育,但现在却摒弃了世缘,甘愿过着隐士的生活。

1890年,云南回族学者马安礼翻译了阿拉伯近古时期著名诗人蒲绥里(Βūsīrī12111296)的《衮衣颂》(今译《斗篷颂》),这是中国第一部阿拉伯译诗,因仿我国《诗经》体,故又称《天方诗经》。生于埃及的阿拔斯王朝后期最著名的诗人。关于《衮衣颂》有一种传说:据说蒲绥里中年曾患半身不遂症,乃作诗赞颂先知穆罕默德的圣德,他希望“以其内性外行、天人感应之奇,组织成章,颂扬至德,包括宏富,以为药石,冀得痊可,名曰《衮衣颂》,言称颂至德,如以锦衣进献也。”他每夜诵读,心诚则灵,后蒲绥里果然在梦中见先知穆罕默德,先知以手抚摸其病体,他惊而立起,病遂愈。因此使《衮衣颂》更加为人传颂。在阿拉伯—伊斯兰世界,求医祈福者奉为圣歌。

奈夫塔曾出现了一批大学者和文学家,扎维叶·艾比·阿里·逊尼就是其中之一,他是逊尼派教义的权威,曾担任埃及爱资哈尔大学校长。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 

2ChébikaTamerzaMidès山顶绿洲

距托泽尔西北6070公里处是舍比卡(Chébika、塔麦赫扎(Tamerza)、米岱斯(Midès三个山顶绿洲。车子驶过平原,顺山势开至山顶。山似屏障,叠峦崔嵬,《诗·小雅·节南山》:“节彼南山,维石岩岩。”与突尼斯山文化的第一次亲密接触!舍比卡绿洲见证了撒哈拉从大河奔流的草原变为大沙漠的沧桑巨变。走进绿洲,光影交错,树木的气息和阳光的温暖,透过颤动的枝叶在空中弥漫。穿过绿叶遮盖的石路、低矮的土墙,居住在绿洲里的孩子追着向我们兜售用贝壳穿成的项链和其他东西,浇灌棕榈的涓涓溪流在脚边流淌。有一种声音在不远处,顺着溪流,我们找到瀑布,找到岩石缝中的泉眼。山势继续拔起。沿着山岩向上攀登,岩石散发着太阳的灼热,山顶,远眺盐湖和沙漠。山凹一蓬绿色,便是刚刚的舍比卡绿洲。

我们的车子驶过大片沙地,沙地上有零星的茅屋,破损的桥梁,枝桠交错的灌木,盘绕在沙砾间的杂草,还有炫目阳光照射下,在沙间忙碌爬行、筑巢的蚁群。稍远处,山脊似一条剪影,逶迤于半空中,几匹马静静地停在山与平原的折线之间。

来到塔麦赫扎绿洲,这里曾是罗马时期柏柏尔人的最后堡垒,在基督教-拜占庭时期,是活跃的主教区。从建在山腰的塔麦赫扎大酒店望去,远山、平原,山底是一条曾经宽广的河流,如今大河不再,凸现河底的是一座小村庄的形状。1969年,一场未料的大水来势汹汹,冲毁了村子,唯有村庄原来的面目完整地保留下来,诉说着日月变迁,恍若一瞬间。

走到山低处,四周被切割得险峻的山岩包围着,晴空就紧挨在岩壁的上方。从山顶垂落的瀑布,发源于隐秘的山峰深处,汇成眼前的一汪深潭。

靠近阿尔及利亚边境的米岱斯绿洲,曾是罗马人占领的地方。绵延的山峦,泥土流失成干裂的地面,凹凸的岩石,断裂的层面,如化石一样的纹理,似树木的年轮。米岱斯像神话小说中被大力士锯开大山的一条通道,形成极深的峡谷,谷底风干的宽阔、平滑的表面上,清楚地找到曾经河流冲击、侵蚀的印记。

 

3Selja峡谷

乘坐“红蜥蜴”(Le Lézard Rouge )观光小火车,是1940年法国政府赠送给突尼斯国王的礼物,会一点点地走进山的内心。两旁是万壁千仞,如刀削斧劈般整齐,一齐向你压下来。峡谷之间是丰腴不再、已经干裂的河床,稀疏的棕榈树顽强地长在河底。转弯之间,藏在大山中间的一眼泉源,水声阵阵,像从山的胸膛中奔涌出的热情,洒落在岩石上,一路追着火车的轨迹,绕过岩石和岩石,在曾宽广的河面上,轻轻滑过细小的波纹。山的断裂的地方,望得见山外的平原,遍野的黄花、紫花清新地出现,迷雾般笼罩着。时间在这里是停止的,省略了千万年的沧海桑田,而千万年后的今天,它就是这个样子,或许千万年后也不会改变。

 

“沙漠之门”杜兹( Douz )

 

    4条路线就该告别托泽尔,穿越辽阔的杰里德(Jérid盐湖,向南方的深处挺进。盐湖东西宽约250公里,面积达5000多平方公里。阳光下无边无际、熠熠闪光、波澜不惊的湖水,难以分辨是一片海还是一片湖。岸边的滩涂与车子平行,干涸的沙地上泛起白花花的盐花。夏天,盐湖上常会出现海市蜃楼的景象。据说这里还是传说中“金羊毛”的出产地。

杜兹是通往撒哈拉沙漠的大门。

    抵达杜兹没有休息,导游就安排我们去骑骆驼。北非的单峰驼,性情比较温顺。驼峰上铺着厚厚的粗毯,还有让人手握的杆,只是骑上去的一瞬间,身体要掌握好平衡,因为骆驼起立的时候是后脚先站,人不免要身体前倾,前脚站起的时候,人就后仰了。骑上去的感觉很舒服,一颠一颠的,通常是三头骆驼拴在一起,当地人领着头驼走在前面。沙漠上的沙丘千姿百态,把沙漠勾勒出温柔的曲线,夕阳下细腻流畅,一直延伸到天边。落日已沉,沙漠没有想象中的肆虐与冷漠,相反是一种静谧的姿态,让我们相对无语。

    杜兹是柏柏尔人马拉基克部落的家乡。沙漠开始于杜兹以南约10公里处,每年当地居民都要举办沙漠节,有歌舞、骆驼角斗的表演等。35月间,是沙暴肆虐的季节。沙暴平息后,地平线上偶尔会出现绿洲等蜃景。杜兹的集市相当热闹,游客可选购用骆驼皮制成的鞋、包等物。

    春天,杜兹的居民离开他们的家,到沙漠的帐篷中居住。他们抛开了电、煤气、自来水和电视,回归到大自然中。

晚饭过后,导游要给我们一份惊喜,我们驱车出发。当车子停在沙漠中沙丘的高处,走下车,我们顿时被漫天的星星震撼了。天空像深蓝色的天鹅绒,温暖、深邃,离我们很近,星星如缀满其间的宝石,熠熠闪光。星空清晰地如同摊开掌心的每一条纹路,北斗七星那么简单地就能辨认出来。整个星空就是再清楚不过的星图,如果我们认识星座,睁开眼,手一指,便能脱口而出。我们心头涌起儿时夏夜数星星的记忆,已经久远了往事。对现代人而言,看星星也成了一种奢侈。但今夜,在闪烁的星光下,自然仿佛带我们回归净土,我们心底最柔软的一根弦被轻轻地拨响了。临风而立,星星纷纷撒落在我们的衣裳。

下到沙丘的背风处,篝火燃了起来,当地阿拉伯男子唱起歌曲,我们围着篝火跳起舞。当篝火快要燃尽的时候,阿拉伯男子拿出了一张大饼,埋进沙子,用篝火的余烬覆盖上——烤大饼!等待食物做好的过程要一直唱歌,歌颂真主赐与食物。面对给予,永远以感恩的心,我们也同声高歌一曲。大饼终于烤熟了,每个人分到一块,热热的,放到嘴里,连着细小的沙子,那种香甜的滋味真是美妙无比、令人难忘。

篝火再度点燃,我们索性坐下,裹紧斗篷。细沙从指间缓缓流过,感觉我们正如此真切地拥抱着这片神秘而寂寞的土地,同时又被他深深地包容着,如同广域无边、随风而舞的一颗沙粒。

顾炎武《日知录》卷三十:“三代以上,人人皆知天文。‘七月流火’,农夫之辞也。‘三星在户’,妇人之语也。‘月离于毕’,戌卒之作也。‘龙尾伏辰’,儿童之谣也。后世文人学士,有问之而茫然不知者矣。”迦太基帝国是海上贸易强国,她的水兵并不认识罗盘,而是凭着大熊星座导航,横行无阻。

 

迈特马达( Matmata)与《星球大战》

 

清晨,我们离开杜兹直奔迈特马达。

废弃的村庄,黄白相间的平顶房屋,在山间高低错落,阳光斜射在向阳的建筑上,另一半留在阴影里。简约的色块,光线的对比,完美的画面,一幅具象的抽象画,充满怀旧意味,留给我们关于时空与主客的想象空间。这里是拍摄电影《星球大战》巷战的外景地。废弃的村庄,一个失落的家园,她沉睡了。

迈特马达地势起伏不平,像月球表面。其实在1977年,大导演佐治·鲁卡斯(George Lucas)首次到达突尼斯时,就被这里的大漠风情和独特的建筑形式所吸引,炮制了震撼人心的《星球大战》。当年佐治·鲁卡斯取景的地方就是迈特马达。

迈特马达在加贝斯省境内,距加贝斯20公里,由几个村落组成。“迈特马达”出自柏柏尔语。公元11世纪,由于阿拉伯人的一再扩张,原先居住在突尼斯中部和南部的柏柏尔人只能向南迁移,其中有一部分居民来到了今天的马特马达。马特马达炎热干旱,夏季气温高达四、五十度,地面是松软的黄土,于是他们开始在地下开凿洞穴。首先挖一个大坑作为天井,然后在坑壁上凿洞用来居住。典型的洞穴式建筑分为两层,每一层都有不同的功能。一条坑道连着水井,在其周围有作坊、厨房、储藏间。沿着狭窄的走廊,是家畜圈、农具存放室和堆放杂物的地方。沿着走廊到达一处圆形的房屋,分成几个套间,分别用来住人和储放饲料等。顶层用来存放粮食,必须攀着绳索才能进去。过去的居民主要从事农业。柏柏尔人虽受到阿拉伯文化的影响,但仍然居住在穴居式住宅中。

现在的居所被改成供游客住宿的小旅馆,通常摆放45张床,里边冬暖夏凉,别有洞天。游客可以体会接近原始与野趣的生活,倒是大受欢迎。

西蒙·德·波伏娃事物的力量:“……已经订好的火车正在梅德林(Médenine)等我。我是惟一的乘客。司机还可以认出被战争毁坏的到迈特马泰的道路,有两三处地方,桥已经被炸毁,但他试图穿过干涸的河道,把我带到奇特的乡村,那里有1万多居民都生活在地下。

 “市场上人潮蜂拥,只有男人穿着宽大的白色呢斗篷,在愉悦地谈笑。褐色皮肤的女人们,有着蓝色的眼睛,有的年轻漂亮,但都神色忧伤。

 “我曾去过这么一个地方:杂乱、阴暗、烟熏的洞穴里,我看见一群半裸的孩子,两个衣衫不整的中年妇女,没有了牙齿的老妇人,还有一个身戴珠宝、正在编毯子的漂亮女孩。在重返光明的途中,我穿过房屋的屋顶。回到市场,阳光灿烂明媚。我为我的性别感到哀伤……”

 

遥远的塔塔维纳(Tataouine

 

我们的车子从梅德林到塔塔维纳的途中,遇到风沙,黄沙漫天,能见度极低。车速不得不很慢,沙象水流一样漫过路面,仿佛在水流中航行。我们不禁想到一首行军歌中唱到:“从加贝斯到塔塔维纳;从加夫萨到梅德林;士兵们,扛上背包;迎着风沙向前进!”

    一到塔塔维纳,首先看到山上有一巨大的恐龙模型,它告诉人们塔塔维纳是个颇有古文化色彩的地方,这里保存着史前人类穴居的山洞。这些山洞有很大的庭园、小房间和仓库,当中还有迷宫般的狭小通道相通,当年人类穴居规模隐约可见。

1832年,法国国王路易·菲力浦攻占阿尔及利亚时建立了塔塔维纳。后来招募了很多触犯法律的人,成立了非洲轻步兵团。塔塔维纳由此以“法国军营”而闻名。许多小说家和电影制作人都记录下南部突尼斯的艰苦生活,以及在阿尔及利亚、摩洛哥等地,像塔塔维纳一样的军营中狂放不羁的生活,军营中充斥着军人、酒吧与妓女。

有意思的是,后来当某人对某人感到厌倦的时候,通常会粗鲁地对他说,“去Tataouine吧!”因为在过去塔塔维纳被看成是世界的尽头。电影《星球大战》中,主角天行者(Anakin Skywalker)童年居住的“Tatooine”,是从“Tataouine”演变出来的。

吃过午饭,我们前往Chénine柏柏尔村落。吹着沙漠刮来的热风,黄色的山、黄色的房屋,村庄就建在山顶。一排排的土屋类似我们的窑洞,已破烂不堪,顺着山势依次向上,整个建筑群叫人平生无限苍凉。居民已所剩无几,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能寻访到一户人家。一位老奶奶,穿着红得发暗了的袍子,身上的银饰物大概是她出嫁时的嫁妆吧,脸上涂的油彩遮不住被岁月铭刻的皱纹。

只要有人的存在,任何一方土地就会更加美丽。

 

杰尔巴岛(Jerba

 

    从扎尔吉斯(Zarzis)开过罗马时期修建的7公里海堤,终于踏上被称为“天堂的小岛”—— 杰尔巴岛。

荷马史诗《奥德塞》中写道:“经过9天的乘风航行,第10天我们来到了“吃莲花国”,岛上长满了鲜花。我们抛锚靠岸,我让我的水手们上岸打探消息。上岸不久,水手们就见到了岛上的居民,他们拿出莲花让水手们品尝,然而每一个吃完莲花的人立刻失去了理智和思想,忘记了他的家,忘记了他的一切,惟一想做的就是留在岛上,再也不想离开……。”这是尤利西斯和他水手们的故事,莲花国也就是杰尔巴岛。

    有着莲花般美丽的杰尔巴岛位于梅德宁省东部海域,面积约500多平方公里,人口1.2万,岛上设有3县。岛的最大宽度和长度均为28公里,环岛沙滩有128公里,最高处海拔56米。7世纪穆斯林入侵后,岛上居民开始信仰伊斯兰教。由于缺水,19世纪岛上居民曾大批外迁,因为岛上日照时间长(一年340),气温高于突尼斯其它地区,海水温度28度,所以这里是渡假的天堂。从70年代开始大力推动旅游业的发展,在岛东海岸的旅游区里,宾馆鳞次栉比,豪华现代的旅游设施一应俱全,还有该岛独有的民风、民俗,博物馆等,怪不得让旅游者趋之若骛。

    抵岛已是黄昏,阳光渐渐褪去,我们的车子驶过大片的旅游区,灯光闪烁。远处是隐约的大海,树影婆娑。下榻的宾馆名叫“Isis”,游客多得超乎我们的想象。夜晚,岛上的气候温和凉爽。

    清晨,在阳台上看到一轮从海上升起的太阳,慢慢地挂在棕榈树的树梢。游览的第一站是岛上刚建成两个月、拥有400多头鳄鱼的“鳄鱼庄园”。我们荣幸地成为参观这里的第一批中国人。小桥、流水、绿树、瀑布,池水中寻不到鳄鱼的影子,沙地上一动不动、张着大口的鳄鱼,怎么看都像是一具标本。然而走进室内的玻璃棚,池中密密麻麻的鳄鱼,真叫人有些目瞪口呆。一头挨着一头的鳄鱼,身子叠着身子,头露出水面,把长长的嘴巴搭在另一头鳄鱼的肩膀。工作人员介绍说鳄鱼喜暖,温度在28度到30度最为适宜,所以早晚都呆在温室里,只有中午天热的时候,才会到室外“晒日光浴”。鳄鱼都有自己的势力范围,偶见鳄鱼互相打斗,池中飞溅起水花,是为了争夺地盘。还有的鳄鱼正爬出水面,准备到室外嬉戏,慢吞吞地踱几步就爬下休息。

    杰尔巴岛的小型民居博物馆,完整保留和呈现了岛上居民的生活形式,以打鱼、编织、制造陶器为主。在制造陶器的小作坊里,一切都是最原始的,泥胚放在木盘上,脚要不停地转动底下带动木盘的轴,手在转动中把泥胚塑成形态各异的器皿。然后上色、烘干、烧制。色彩和图案是杰尔巴岛出产的陶器与众不同的特点。岛上的加拉拉镇以出产陶器闻名,我们在那里购买的盘子和碗,带有柏柏尔风格,线条粗旷,图案古朴,色彩鲜艳,与半坡出土的鱼纹盘极为相似。在编织毯子的小作坊里,一台织机,手工操作。毯子或鲜艳或雅致,都别有风味。

    岛上的居民大多个子矮小、头圆、皮肤泛黄,据说是近亲结婚的结果。有趣的是,院子里还保留了骆驼汲水的景象,一口深井,当地人吆喝着骆驼走进水井,水桶便落入水中,然后让骆驼向反方向走,水就提了出来。水用来浇种园子里的蔬菜,每一小块菜园,都疏落有致,种有豌豆、香菜、大葱、黄瓜等。阳光洒满晒着橄榄的空场。田园生活是艰苦而费力的,杰尔巴岛的居民就是这样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。

    杰尔巴岛之所以吸引人,一是因其优美的风景、特有的民俗,二是因为这里有犹太人集中居住区。犹太人在岛上的历史可上溯至2600年前。犹太教堂(Ghriba Synagogue)建在天上掉下圣石的地方。1967年中东战争爆发后,突尼斯境内的犹太人大批离开,现在岛上只有不足2000的犹太人,仍居住在岛中北部的Er-Riadh,被一道坚固的白墙包围着,形成一个似乎与世隔绝的小圈子。街道上没有人。除了教堂,几乎看不到什么犹太风情,令人失望。教堂看上去如普通的民居,白色的建筑,蓝色的铁窗,外部无丝毫特别。倒是门口三名荷枪实弹的警察,显得非常突出。去年这里发生了炸死德国人的恐怖事件。

    走进教堂,门口即有犹太教徒让进门的男子戴上帽子,女子包上头巾。里面的装饰以蓝色为主,蓝色的柱子、蓝色的墙转、蓝色的玻璃花窗。一排排的座椅,座椅和地上铺有草席。犹太教不主张偶像崇拜,所以教堂内没有摆放神像。光线有些昏暗,阳光透过蓝色花窗照进来,斑驳的影子投在地面。靠窗的椅子上,三名犹太教徒在认真地读经书。我曾在一些书和明信片中见到过同样的画面,犹太教堂里的教徒永远在读经书,也许这是他们生活的重要内容。一切都那么安静。即使有游客,也都轻轻地拍照、参观,轻轻地交谈。

    宗教的力量让犹太人在杰尔巴岛重建属于他们的精神王国与乐土。据说,岛上最后一个犹太人离开的时候,他会锁上教堂的大门,把钥匙抛向天国。

    Houmt Souk杰尔巴岛的中心镇,集市热闹非凡。我们买了两块手工编制的羊毛毯,带有浓郁的柏柏尔风情。这里的清真寺众多,白色的圆顶,与尖顶的清真寺不同。通常一个清真寺有四、五个圆顶,远远看去犹如一笼刚出锅的白馒头。

    开车穿过杰尔巴岛,小岛越发显得清新和迷人。天蓝海蓝,仿佛抖落的丝绸,阳光下大海微微波澜,似心灵漾开的层层漪涟。一样临海的城市,杰尔巴却给人殷实而雅致的印象。城镇里普通的民居建筑,白墙蓝窗,院墙上绽放着鲜艳的花朵。在海滨大道和每一条古老的小巷里,都让我们从海风和阳光里,嗅到了宁静安详的味道。

匆匆地来,匆匆地离去,坐上2公里的摆渡,摆渡的轮船名叫“尤利西斯”号,遥望渐逝渐远的杰尔巴岛,浮在海面的小岛精巧、纯净。纪德说,杰尔巴岛的建筑就像一件精致的陶制工艺品。

    杰尔巴岛曾历经了太多的磨难,公元251-260年,古罗马皇帝对该岛实行了9年统治。后汪达尔人、拜占庭人、阿拉伯人先后占领该岛。1560年,法国、西班牙及罗马教皇的军队与马耳他骑士结盟,围攻盘据岛上的海盗,最后攻岛军队全部被海盗杀死。19世纪末,法国人攻占该岛。现在的杰尔巴岛澹淡不惊、洗尽铅华。

迎着海风,那一刻,我们仿佛闻到了莲花的阵阵清香……

 

每一片风景都有她的秘密。多少回,心有所触,“妙意有而终无言”。南行的梦变成了现实,又变成了酒,在心里沉淀、过滤、发酵,从纯净的光明中,化成蝴蝶,化成鹰,带去对那片传奇土地的深深祝福。

 
博客网版权所有
<< 清明心祭外婆 / 玉缘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qingyuan53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